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 >

财经

主营亏损、人事震荡,权力交接下的华谊乱局

时间:2017-03-31 16:12 来源:未知 作者:艾希

  华谊之困,困在人事。

  这是硬糖君经过一年多视察得出的结论,放在文章的最开始,开宗明义地表明我们的立场。

  从前的2016年,电影行业从业者都在感慨华谊的老去。自2015年丢掉中国民营电影票房冠军的位子,看衰华谊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。去年与万达一战,更是将华谊本身在院线和发行能力上的弱势裸露无遗。

  在详细的数字上,华谊2016年营业收入35.03亿元,净利润8.08亿元,相比2015年分离减少9.55%和17.21%。这是2009年华谊上市以来,首次涌现净利负增长。

  假如这个数字还没有那么丢脸的话。看一看华谊的扣非净利润-4000多万,这意味着华谊2016年的主营业务是亏损的。除了卖掌趣科技的股票支撑一下业绩,华谊今年业绩再无任何亮点。

  业务连续低迷的同时,华谊比以前更加高调了。

  几乎每一场行业会议;每一次投资企业的站台会;每一次年报、半年报发出来的敏感时节,你都会看到华谊在媒体上频频曝光,用文字和图片说明着华谊的战略,表明自己正在调整,维持着自己昔日的体面。

  而且,大部分时间都是王中磊一个人露面曝光,不再是王中军。

  这也许就是华谊症结背地的原因,华谊已经在2016年悄悄完成了治理层的重组。

  不仅王中磊接替时年56岁的大哥王中军,全面接管华谊各项业务,叶宁还被从万达挖来、王中军儿子王夫也高调进入董事会、华谊元老胡明静静卸任......

  权利交接时刻,对国家而言,就似乎是午夜时候最危险的时刻,对于企业也是如斯。

  在这一时刻,现任者让位给继任者,经验被不肯定感代替。对既有好处格式的打破,对原体系的改写。是否懂得过去、能否树立信任,步步惊心。

  新旧交替,中磊时代

  以前外界有许多不清楚的处所。好比为什么一定要在2016年初的时节点上挖叶宁?为什么王夫也在2016年进入公司董事会,负责投资方面的业务,明明他2011年就已经回国,在这一时间点上接替原本属于王中军的投资业务,真实回味无穷。

  现在所有的问题好像都恍然大悟,王中磊全面接替王中军,必然要找一些人帮助,也必定要让一些人分开。

  离开者当中,最重磅的当属胡明,华谊的元老以及上市功臣之一。

  

胡明

  胡明从2006年开始一直任华谊的财务总监,赞助华谊解决财务杂乱的问题,更助力华谊2008年作为娱乐行业第一股登陆创业板。因此,胡明一度在华谊内部位置仅次于王中军王中磊两兄弟。

  后来胡明调任华谊子公司华谊创星CEO,又率领华谊创星顺利登陆新三板。胡明自己也持有华谊创星34.5%的股份,一度市值高达3.6亿。

  但在2016年2月,胡明突然将手中股票转让给华谊兄弟,宣布离职。王中磊接任胡明位置任华谊创星董事长。

  有人认为这是胡明功成身退套现离开,也有人认为这是王中磊全面掌权,节制欲太强。但无论如何,华谊在2016年人事呈现了大调整,简直是伤筋动骨式的调整。

  央视有一档财经类访谈节目叫《遇见大咖》,从2015年推出第一季开端,已经到第三季了,根本上每一个上节目标企业和他们的掌门人都大有来头,王健林、王石、郭广昌、刘强东、董明珠、杨元庆等。

  这些企业和企业家基本上都具行业领导者与发展受争议的共性,华谊作为娱乐行业的代表公司之一,持续两次上节目,接收央视的专访。分别是第一季的王中军和第三季的王中磊;与他们相似的只有联想集团的柳传志和杨元庆。

  

  一般来说,企业进行这么大力度的公关,确定是到了比较危急的时刻。看看曾经的PC巨头联想今天的发展情况就知道了。

  以新身份加入专访的王中磊,对着镜头承认了公司早年顾虑“派拉蒙法案”而未能鼎力做院线的失误,以至于万达院线“封杀”华谊出品的电影作品时毫无回击之力。

  在年报和年报解读稿中,华谊一方面计划自建影院,一方面借入股大地院线的机遇形成同盟,扩展华谊的院线排片才能。

  明星资本化小败局?

  华谊曾经被以为是明星资本化做得最前卫、最胜利的一家公司。但在2016年,却遇到了一些小麻烦,被寄托厚望的华谊浩瀚和浙江常升影视都未完成对赌协议。

  华谊浩瀚当面站着是李晨、Angelababy、冯绍峰、杜淳、郑恺、陈赫6位明星股东,成立于2015年10月21日。

  该公司成立第二天,就被华谊兄弟以7.56亿元天价收购,震惊行业的同时,也开启了明星合伙人时代。其后上市公司和明星一起开公司风潮,正是由此发端。

  

  依据收购协议,华谊浩瀚2016年度承诺的净利润目标不低于人民币1.03亿元,但实际只获得净利润1.01亿元,未能完成业绩许诺,将要触发业绩弥补机制。

  这家公司固然绑定了华谊旗下诸多一线明星,也利用明星优势参加了一些网剧和综艺节目的投资。但是明星股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出人出力,AB到处搞副业就不说,李晨最近也在外面捣鼓本人的首部电视剧,避而不谈华谊浩瀚股东身份。

  同样的,华谊曾经在2013年9月,通过全资子公司浙江华谊兄弟影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人民币2.52亿元的股权转让参股仅成立3个月的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。张国立为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掌握人。收购完成后,华谊影业持有浙江常升70%的股权,后者成为华谊兄弟的孙公司。

  根据这一收购协议,浙江常升影视做了5年的业绩承诺,最新的2016年承诺净利润为3779.50万元,但终极只取得了2500.13万元的业绩,同样未完成业绩承诺,需要进行业绩补偿。

  值得玩味的是,张国立去年在一个投资论坛上,曾直言“不知道王中军谈了什么前提,冯小刚离我而去,进了华谊,后来又把我拉进去了。但我现在仍是打工的,日子非常苦,因为和华谊签了一个对赌协议”。

  张国立懊悔之情溢于言表,或许当时就预感到,2016年的对赌,是无论如何也完不成了。

  两个明星公司,两个明星资本化的典型公司,都未能完成对赌业绩,可不能够给行业带来一些启发?(起源:娱乐硬糖 浮萍)

上一篇:范一飞:以建设数字央行为目标
下一篇:元力股份公告闹剧 大股东宣布拟清仓式减持后又撤回

国内新闻

热点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