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新闻 >

国内新闻

“天佑”与“吴亦凡”之间隔着多少个“大嘴巴子”?

时间:2017-08-02 00:55 来源:未知 作者:艾希

原标题: 天佑与吴亦凡之间隔着多少个大嘴巴子?当吴亦凡们带着墨镜穿着破洞牛仔裤在舞台上念着freestyle时,MC天

原题目:天佑与吴亦凡之间隔着多少个大嘴巴子?

当吴亦凡们带着墨镜穿戴破洞牛仔裤在舞台上念着freestyle时,MC天佑与他的粉丝们也在直播间里享受着属于他们的扎心了老铁,666。他们享受着属于本人的狂欢。

全文2796字,阅读约需4分钟

━━━━━

我给他一个大嘴巴子

我是一个喊麦的,并不是一个rapper,希望你能喜欢我的风格,谢谢。惊雷通天修为天塌地陷紫金锤/紫电玄真火焰九天悬剑惊天变/乌云驰骋沙场咆哮烟雨顿/多情自古空余恨我手持了弯月刃……

我不知道他它不能称为rap,你可能只是在读有韵脚的诗一样……挺好的,挺好的,发型也很好看,但是可能差一点点,在这个节目。

▲MC南夕在《中国有嘻哈》上表演喊麦被导师吴亦凡Pass。视频来自网络

这是《中国有嘻哈》的表演现场,喊麦主播MC南夕与制作人吴亦凡进行的一段对话。

在一档饶舌节目里玩喊麦,无异于尬舞天团加入《舞林大会》,走错了片场的红毛猴子们再怎么摇头耸肩,恐怕也拿不到通关卡。

南夕落败而归,回到她熟悉的直播间,于是和她的师傅MC天佑有了下面一段传播更广的连麦:

那帮Rapper都有师父,他们也问我师父是谁,我说我师父叫天佑。他们又问谁是天佑,我说我师父是全网拥有5000万粉丝的……等会儿你说谁,谁问的那句话!就是那帮唱说唱的问谁是天佑!我给他一个大嘴巴子……

天佑没有指明要给谁一个大嘴巴子,联合语境,应该是指《中国有嘻哈》舞台上的rapper们,但几经流传,被解读成MC天佑要给吴亦凡一个大嘴巴子。

天佑要给rapper们一个大嘴巴子,显然是因为认为自己的弟子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喊麦事业,受到了鄙弃乃至侮辱,自尊心被刺痛。

同是说唱,喊麦也是一种艺术作风,怎么就被这帮牛鬼蛇神歧视了呢?

再说,他们唱英文是崇洋媚外,喊麦是中国国粹。

天佑当然能够恼怒:嘻哈只是演唱形式的一种,喊麦也并不低人一等。论人气,天佑的4864号房间,也不比导师椅上的吴亦凡、MC热狗差。

要给rapper们一个大嘴巴子的天助,脸上有理由堆满各种不服。

只是,不服又能怎样?哪怕他已经月入200万,住上三层大别墅,开上100多万的保姆车,但天佑所从事的喊麦事业早已被主流盖章为——底层人的呐喊,是县城DJ 音乐+拖拉机节奏+大嗓门+东北腔的演唱种别。

坐在直播间里,他是喊麦之王MC天佑,走出直播间,去掉了MC,他只是一个有钱却难以被主流认可的社会青年李天佑。

━━━━━

土洋差别的本质是阶层差异

嘻哈作为一种外来文化,发源于上世纪美国曼哈顿和布鲁克林区。

这两个区都是美国著名的贫民区,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没有工作,也没有足够的金钱用来学习,黑人青少年整日在街头以唱歌跳舞,打街头篮球等为乐,逐渐形成了特有的歌舞形式。

后来, 嘻哈文化逐渐发展到白人间界,并终极演变为寰球化的青少年运动。它也不再只是穷人的游戏,反而因为表演者们要衣着价钱昂扬而又宽松的衣服、典藏版的球鞋,成为一种昂贵的艺术形式。

▲图片来自网络

嘻哈文化80年代传入日韩,90年代进入中国香港,最终胜利闯入内地,并始终以一种国际范儿的艺术形式在中国发展。

嘻哈青年广泛家境不错,上过大学,熟习英文发音,甚至一些人可以流畅地用英文交换。这种财务与文化底蕴上的支撑,决定了他们身上披发一种自由不羁、国际化的气质。

喊麦一词起源于中国一些网民在模拟外国饶舌歌手的时候,因为嫌弃洋人那多变的饶舌节奏,曲解mc的含意而引申出来的一种新的音乐方式。

▲图据天佑微博

喊麦主播一般无力掌控复杂的韵脚与价格昂贵的配饰,只得因陋就简地以一种更简略的方式将歌词念出来。

从技巧上,喊麦就比嘻哈低了几个层次。

喊麦主播们,以天佑为代表,多数来自社会底层,他们中的多数人并没有上过大学,既没有深挚的背景,也没有特殊的营生技能,当上喊麦主播,只是人生的一次探路。

运气好会像李天佑一样,一飞冲天,从此衣食无忧;运气不好,只得回到工厂、饭馆、KTV,拿着微薄的薪水养活自己。而后者是多数喊麦主播的宿命。

━━━━━

大城市青年和乡村青年的差别

假如对嘻哈青年与喊麦青年进行一个不准确的地区划分,rapper们多是一二线的城市青年,而喊麦主播则是来自三四线城市或县城、乡村的青年。

一二线的城市青年受过良好教导,甚至很早的时候就出过国。

喊麦青年,起于小城市与乡镇。好则像天佑一样,从小与厂矿打交道;差则与农田秸秆为伴,是以一种底层形象存在的。

喊麦很土,嘻哈很洋,这是两个群体在外在上最直观的差别。

他们身上的这种差别是深入的代际传递背景。

嘻哈青年的父辈更可能是城市中产阶层,他们有着不错的学历,工作体面,甚至也会出国旅游,从小到大,父母给下一代一个中产的、有品位的生活休会;

而喊麦主播们,他们的父辈或祖辈更可能是农夫与县城国企职工,从小的运动范围不出本县。

帝王、江山、称王、称霸、成仙、成龙、做英雄、成大事,这些词语是喊麦青年嘴中的高频词。

这解释他们无比盼望成功,而他们对成功的懂得粗暴而原始,仍然沉迷在传统的衣锦还乡的概念体系里。他们越是青睐这种简陋直白的表达,越阐明他们的三观是多么朴素。

嘻哈青年的口中也有同富有homie这样的词汇,但歌词中更多的是Keep real、尽力奔跑、世界和平,既抒发自我,也观照世界。

看似桀骜不驯,实则不乏人文关心,与喊麦歌词中江山、丽人、英雄等原始又中二的气质有实质不同。

这种不同,不仅是土与洋的不同,更是阶层和出身导致的审美趣味不同。

━━━━━

一阶层有一阶层之娱乐

天佑与吴亦凡,单纯从人气来看,都已是万人宠溺的偶像,但因为嘻哈与喊麦质地上的宏大不同,天佑的这一嘴巴子,着实很难越过两者之间的楚河汉界。

在吴亦凡与天佑之间,在嘻哈与喊麦之间,横亘着的是可见的阶层差异,阶层差别决议了他们不同的话语体系。

南夕在直播间里说叫啥nancy啊,你叫我南夕就得了呗,而《中国有嘻哈》的舞台上,尽是VAVA、PG-one、TT这样洋气的名字,实现两者的翻译转码,还需要穿破太多层次元壁。

▲《中国有嘻哈》竞技现场。

作为喊麦界头部中的头部,天佑也有意识地向主流娱乐工业聚拢。参加影视剧拍摄、做《快活大本营》暖场嘉宾,客串直播节目主持人,直播网红也在主动破壁。与此同时,更多人,仍只是坐在直播间里扯着嗓子希望土豪光顾的喊麦网民。

但一阶层有一阶层之娱乐。

当吴亦凡们带着墨镜穿着破洞牛仔裤在舞台上念着freestyle时,MC天佑与他的粉丝们也在直播间里享受着属于他们的扎心了老铁,666。他们享受着属于自己的狂欢。

只是,在两种文化的伟大隔阂之下,MC天佑的大嘴巴子能打到吴亦凡吗?哪怕天佑转会今日头条的身价已经高达2000万,但阶层固化的壁垒早已是娱乐圈名利场上一道难以逾越的绝境长城。

文/王言虎编辑新吾实习生纯粹吴敏校对陆爱英

凤凰号

上一篇:搞事情!台湾队在印度参赛被允许持“青天白日旗”
下一篇:保护好这里的一砖一木 临安民建为古村落送上灭火器材

国内新闻

热点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