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艳鬼开斋


艳鬼开斋

时间:2018-05-16 鬼神之说,信者有,不信者无﹗凡夫不信。本网络故事由过期杂誌中同名粤语文章改编,纯为各位情色文学同好工余时间娱乐而做。 本小说描写一封曾经是同性恋的姐妹阿梅和雯雯,阿梅因车祸魂断枫叶国,后来雯雯另结异性新欢,正当她沐浴薰香,赤稞仰卧床上等待白远方归来的情郎时,阿梅的香魂却远渡重洋,飘飘渺渺地前来和雯雯支拾旧爱……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 花洒水珠四溅,在一具曲线柔美,珠圆玉润的晶莹胴体上弹跳,滑泻。 雯雯怃摸自己的肌肤,宛如羊脂白玉,给水一沖,更滑不溜手。 她媚眼闪光,满面春风,乐孜孜,唇际微笑盈盈,香腮上绽开二只笑靥。 无他,情侣大卫今日漏夜飞返香港,一落机,将第一时间赶到她的香闺,与她携手共游巫山。 这,怎么不令她暗暗偷笑﹖ 已经饿了成个礼拜,她下面那只嘴巴早已饿得发慌,真想马上将他胯下那条又粗又长的大红肠吞进去。 女为悦己者容,她得先将娇躯洗白白。 大卫每次都会从她的秀髮吻到玉足,一吋地方也不会放过,上上下下都得洗乾净才行,特别是阴户。 他最喜欢嗅闻舐舔她的迷人洞,所以她特别洗涤得细緻。 她一手握住花洒,一手洗抹隆阜上的萋萋芳草,好一根茸毛都乌油油发亮。 肥肥厚厚的两大片肉唇,更洗得一乾二净。 还将肉唇翻开,将褚啡色的小阴唇,浅红色色的小穴阴珠也沖洗一番。 对了,大卫每次都会把他的舌头伸进去,如小灵蛇游戈桃花溪,所以务将那小溪也沖一沖。 想到这儿,雯雯将花洒的龙头卸下,拿看胶管,对唯桃源洞口直射。 『哗﹗』她不由得浑身一电,如遭电击一般。 水柱率先击中悬挂在肉蚌上的珍珠,那粒小核,她最敏感。 大卫每次用舌尖舐触,用嘴唇含吮,用牙齿轻咬,她都会打冷震似的花枝乱颤,米粒般大的东西,也顿时胀大,宛若黄豆。 这回给水柱沖击,她同样激动,快感阵阵。 用手指捻捻,哇,居然也会暴胀! 水柱很大,不但沖击洞口,也沖入洞内。 不过,她很快就将胶喉移开。 她想起大卫说过,他喜欢嗅闻桃源仙洞内渗透出来的那股香味,是很奇妙的肉香,他一嗅到就血脉贲张,十分亢奋。 只洗掉些异味就行啦,可别将他喜欢的香味都洗掉﹗她心中这样想。 但水柱甫离,她又有份空虚的感觉,她下面的嘴巴连水都没得喝,遑论大香肠﹖怎不今她空虚﹖ 自从有了大卫,她狂热地爱上了那条有生命的大肉棒,连人造『斋』棒都觉得强差人意,跟闺中密友阿梅分隔两地的性苦闷,给肉棒一扫而光。 想到阿梅,她不由得心头一酸﹗ 阿梅是她的性启蒙老师,三僩月前移民枫叶国,未几竟传来恶耗,车祸丧生,魂归天国。 幸亏,遇上了大卫,一见锺情,填补了阿梅的空缺。 况且,大卫胯下有条可爱的宝贝,阿梅这女人是没有的,更可以填补她牝户中的空缺,美不可言。 雯雯沖完凉,一丝不挂躺到床上,闭口养神,就等大卫飞来…… 迷迷糊糊间,她觉得玉足给人捧住,一边索嗅,一边舐吻,更将一双只足趾含吮。 雯雯乐了,她知道是大卫。大卫非常喜欢她的一对玉足,雪白光致致,六吋肤圆,纤秀却又肉嘟嘟,柔软无骨。 雯雯让他又含又嗅,心想,OK,我装睡,看你接下来如何﹖ 接下来,嘴巴沿看足踝,小腿,直吻到大腿尽头。 两条粉腿给大大擘开,手指轻抚着荷阴阜上柔软茸毛,滑下去,爱抚胀卜卜的水蜜桃,一节手指嵌进肉缝,溅出甜蜜蜜的汁来﹗ 「他会凑上嘴巴来吻﹗」雯雯心想,心儿又如鹿撞,儘管巳给他舐吻过好几次,她还是一想起他那条阴茎,就莫名激动,下面那只嘴巴津液盈盈。 她记得大卫第一次对她说﹕「雯雯,给我亲亲你的嘴儿﹗」 「你不是正亲着吗﹖」雯雯眨眨黑宝石般的明眸。 她觉得奇怪,他们搂抱在一起,不停地在热吻呢﹗ 「我是说……」大卫诡秘地,「亲亲你的直嘴巴﹗上面这只,是横嘴巴,下面的是直嘴巴,让找吻吻好么﹖」 大卫边说已边撩起她的裙子,伸手进内裤,一把摸住高高坟起的阴户。 雯雯双颊顿生桃红,媚眼半闭,也不答腔,只是将肥肥白白的大腿张开些。 大卫明了,一骨碌跪到她腿间,褪下她的内裤。 「哗﹗好美的樱嘴﹗两片肥厚红唇,一条迷人幽溪……」他嘴巴凑上去,「唔,好香﹗两股肉香,你上面只嘴巴呵气如兰,下面只嘴巴也馨香扑鼻,我喜欢……」 说看就手口并用,又舐又含,还伸条小灵蛇进洞去大肆骚扰,搞得雯雯花枝乱颤,神魂颠倒。 给他品玉之后,她自然而然用下面只没牙的嘴巴,替他吹箫,这是她第一次吹真正的肉籣,不是阿梅的手指,不是阿梅的假阴茎,是货真价实的肉箫,吹得雯雯她欲仙欲死,快活无比。 从此,就成了一对情侣。 现在她躺在床上装睡,任由他含吮脚趾,嗅闻玉足,亲吻粉腿,直至大腿尽头,她知道他一定要亲她的直嘴巴了。 果然,一条湿腻腻的舌头,贴到她肥肥厚厚的阴唇上来,上下左右来回舔舐,又嗅又吻。 随后又尽量张大口将她的水蜜桃含住,舌尖在肉缝中滑动,一下子钻进小穴﹗ 雯雯震了一下,轻轻地吁了口气。 舌头如灵蛇游进桃花溪,东窜西撩,上捲下挠,灵活得像手指儿。 当然比手指更抄,手指有片指甲,不若舌头柔和。 不过,三寸不烂之舌嘛,三寸,毕竟太短,不过瘾,难止痕。 但,奇怪,大卫一周不见,刮目相看,他的舌头,竟长了许多!何止三寸,恐怕六寸都有﹗ 她觉得舌尖一直抵到她阴道深处的玉盾,似想舐开了宫口,钻进子宫去逛逛。 不但长,是粗壮了很多很多,浑如一条阴茎﹗唯一不同就是没有肉棒那么硬绷绷,但又比阴茎灵活。 阴茎只会抽插,这条长舌却会翻捲,拨撩,窜动,弹跳…… 啊﹗雯雯给他的舌头挑逗得春水汨汨,慾火熊熊,她需要硬翘翘的铁棍猛捅了! 「给我!大卫﹗给我,你的肉棒﹗」她伸手抓仲他的肩臂,要往身上拉。 同时翻捲眼帘,仰起俏脸,向下瞧去。 「喔……」她蓦地倒抽一口冷气﹗ 不是大卫﹗竟是…… 「雯雯,是我啊﹗」一个赤条条的美少女﹗ 竟是阿梅﹗做梦吧﹖雯雯用皓齿咬咬下唇,痛! 「雯雯,是我啊,甚么大卫﹖」 阿梅眨眨眼,微微蹙起眉宇。 雯雯一骨碌坐起身来,又驽又喜道﹕「阿梅姐,你……你……伯母说你……」 「死了﹗」阿梅耸耸肩,「真的,妈咪没乱讲,我真的已经死了,车子从山腰跌落河裹,真倒楣。」 「你死了怎么能……你骗我吧﹖」雯雯半信卡疑,将她的手握起来,贴在自己的心口上﹕「唔,手真的凉凉的……」 阿梅挨到她身边,笑盈盈道﹕「刚才我亲你的小宝贝,舌头钻进去,你不觉得有异吗﹖跟以前不同嘛」 「是是,长,长了很多,钻到我子宫口上﹗」雯雯马上点头。 「就是嘛﹗不是鬼,能将舌头变得出七吋长﹖」阿梅口光灼灼望住她﹕说道 「雯雯,我挂念你,非常挂念,心不死,所以来看你……」 雯雯见眼前的阿梅,与生人无异,想起以前情同爱侣,伯母从枫叶国电告她阿梅死讯时,她伤心欲绝,哭得似泪人儿一般。 现在竟能重逢,实在做梦都想不到的,不由得百感交集,热泪盈眶。 她一下扑到阿梅的怀中,一手轻抚着阿梅的椒乳,说﹕「阿梅姐,我想死你了﹗」 「我也是﹗」阿梅捧起雯雯的脸,四目交投,四片樱唇紧紧地贴在一起,接了个长长的热吻…… 这使雯雯想起两年前的情景,那时她才十六岁,少女情怀总是诗,她暗恋一个俊俏的大学生,但他突然失了蹤,原来去了外国读书。 她很惆怅,失落,甚至伤心。 比她大两岁的阿梅安慰她,将她搂在怀裹,也像现在这样,四片樱唇贴在一起,吻得雯雯浑身酥软,心儿『卜卜』乱跳。 阿梅将她的衣服褪去,两个女孩子寸缕不着倒在床上。 阿梅从雯雯的红唇,吻到已高高隆起的碗型美乳,从柔软的小腹,吻到胀卜卜的阴户。 当阿梅的丁香小舌,在雯雯肉唇上舐舔,在她小穴中钻进钻出时,雯雯差点昏厥过去,浑身瘫软…… 从此,她们就成为性伴侣,常在一起『磨豆腐』,还买了各式各样的假阴茎,假凤虚凰,玩个不亦乐乎。 没想到阿梅做了鬼,她们还能相逢,现在又四片樱唇紧贴,吻出慾火来,裸露的酥胸,乳峰压着乳峰,柔软的小腹,隆阜府擦着隆阜…… 阿梅挪过丰臀,将一条大腿嵌进雯雯的两条粉腿间,顶住雯雯的水蜜桃。 雯雯乘势将阿梅的腿夹紧,阿梅的水蜜桃压在雯雯的腿上了,蜜汁溅出。 四肢紧缠,互相厮磨,喘喘嗟嘘片刻,阿梅嚅嚅地道﹕「雯雯…… 我下面痕痒得受不了啦﹗给我舐舐,伸你的舌头进去,像以前那样。」 雯支想起刚才阿梅给她舐阴,马上说﹕「好,阿梅姐,不过,我的舌顿不会变长的哪,没你般长舌……」 「唉,总好过桃源洞内空无一物,雯雯,来吧﹗」 阿梅说着抱住雯雯翻了个身,自已躺在下面,撩开四肢。 雯文甜甜一笑,缩下身子,先摩挲轻搓阿梅椒乳上的鲜红樱桃,更含进嘴裹,丁香吻一番。 阿梅娇躯微颤,迫不及待道,「雯雯,更痕痒啦,去玩弄水蜜桃吧﹗」 摆摆屁股,催促雯雯。 「阿梅姐,」雯雯莞尔一笑,打趣道﹕「没想到你做了鬼更加心急﹗」 「否则怎叫鬼一般心急呢﹖好雯雯,快给我舐吧,痕痒到心裹啦﹗」 阿梅按住雯雯的香肩,将她往下推。 雯雯一滑,面孔贴到阿梅的小腹上,于是她双膝跪在阿梅腿间,将阿梅的两条美腿高高举起,大大分开了,她又见到阿梅的水蜜桃了﹗ 她们的阴户大有分别,互相仔细比较过。 雯雯茸毛柔软疏落,一只溧亮的倒三角,两座白玉丘,夹一条粉红色幽溪。 而阿梅阴毛浓密似道瀑布垂下,美鲍呈啡色,两片小阴唇又肥又厚,突出像撅起的嘴唇。 雯雯一张口,就将两片小阴唇含进口中,丁香小舌舐舔一匝,游入洞内。 阿梅『喔』地低嚷一声,双手紧按住雯雯的脑袋。 雯雯则将一双玉手伸到阿梅胸前,抓住她的椒乳搓捏,一边樱嘴紧贴住她下面的嘴巴,小灵蛇在桃花溪内乱窜。 阿梅花枝乱颤,依哦呻吟…… 雯雯的手口正向阿梅的三点大肆进攻,只感到有只手在爱抚她高高撅起的粉臀,手指沿着股沟摸到她的阴户上,那儿早已湿濡一片,一支手指破门而人﹗雯雯浑身一颤﹗ 阿梅的双手仍在自已头上,怎来第三支手﹖做了鬼会有三只手不成﹖ 她扭头一看,『哗﹗』不由得惊恐地倒吸一口冷气…… 摸雯雯浑圆粉臀,还将一只手指插进她湿沥瀰桃源仙洞的鬼手,确实不是倩魂阿梅变出来的第三只手,也不是鬼的手,而是男一个人的手﹗ 此人也不是旁人,正是雯雯最近与他打得火热的性伴侣大卫﹗ 难怪雯雯要『晔』地低嚷一声, 驽恐地倒抽一口冷气,大卫无论如何都算她的男友,情侣,竟见到她埋首在另外一个女人的玉腿之间,『啜啜』有声地舔阴品玉,他会怎样想﹖ 但雯雯惊魂末定,大卫却笑瞇瞇道﹕「雯雯,是我大卫啊﹗别怕,继续,继续﹗你舐这位美姑娘的美鲍,我插你的水蜜桃……」 话音未落,阿梅却已『霍』地坐起身,双手护住胸前一对白玉峰,两条玉腿也紧紧夹在一起,杏眼圆睁,又惊又羞,斥道﹕「你……你是谁﹖贼﹖你……你想干嘛﹖」 她原本瘫软在床上,媚眼闭紧,亨受雯雯的口舌服务,那丁香小舌宛如一条小小灵蛇,在她阴溪裹游弋翻腾,撩得她浑身酥软,感觉美妙无比,且快感愈来愈强烈,似要丢了! 偏偏在追节骨眼上,雯雯突然缩回舌头,杂开她的桃源,蓦地感到莫名空虚。 她睁开双眼,赫然见到一个赤身露体的高大男人,还在跟雯雯说话,以为是贼人闯了进来,所以喝斥。 「别,别误会,小姐……」大卫摇摇手,说道「我是雯雯的男朋友,并不是贼,你是……﹖」他反问。 雯雯这时已镇定下来,今她彷彿吃了定心丸的,显然是大卫的态度,他目睹自己的女友与另一个女人鬼混,竟毫不生气,于是放大胆子说﹕ 「大卫,她叫阿梅,是我闺中密友,她随家移民枫叶国,我们已有三个月未见了,你……不会……生我的气吧﹗」 她指的,当然是磨豆腐这回事。 「哪裹,哪裹﹗」大卫耸耸肩,「如果见到你跟男人在亲热,我才会生气,吃醋,伤心,她是女的,又是美女,」他目光贪婪地上上下下打量阿梅美艳的胴体,「找无所谓,我也无损失的,是不是﹖嘻嘻。」 他襬出大方的样子,咧开嘴笑笑。 其实他心中在想,妙到毫巅,送上门的美女,怎可放过,这下可以一箭双雕,一王两后,一叉戳两鲍﹗ 他正在打如意算盘,那边厢的阿梅勃然变色。 她柳眉倒竖,目光灼灼,不无埋怨地对雯雯道﹕「你怎么搞的﹖我走了才几个月,你就移情别恋,而且搞的是臭男人﹗」 「阿梅姐,别生气﹗」雯雯坐到她身旁,双手搂住她,说道﹕「『我』情不自禁嘛﹗你走了,我空虚,我需要有人惜我,爱我,给我性快乐。他…大卫,能做到,他对我好好,况且……」 「你已经过身啦,我总不能守寡,是不是﹖好姐姐,别生气嘛﹗」 雯雯贴在阿梅身上,粘粘糊糊,既说理又撒娇。 「唉……」阿梅叹口气,说道﹕ 「你说的也在理,我们人鬼殊途……难怪我来看你,你光脱脱睡着,我舔你下面的小宝贝,你迷迷糊糊叫大卫,而不是叫阿梅了,唉,时不我……」 她瞥了大卫一眼,又说﹕「不过,何苦弄个臭男人呢﹖你还是变了﹖」 「不,阿梅姐……」雯雯双于勾住阿梅的膊头,紧紧细语,我们情窦初开就成了密友,情侣,从末尝过男孩子的滋味,其实,男人不是个个臭,个个坏的,大卫他好好人的,每次都令我欲仙欲死,你瞧,他下面那根肉棒棒,我们的舌头,手指,甚至那假阴茎,怎么能跟活生生的阳具比呢﹖不信,你试试﹗」 阿梅扫了大卫胯下一眼,赫然见到黑乎乎的一条大海参,半软不硬地垂在腿间。 「哼﹗」她嗤之以鼻,「丑八怪,我才不喜欢呢﹗」 大卫乍听雯雯说「你已经过身啦,我总不能守寡」,好生诧异﹗又听阿梅道「我们人鬼殊途」,更觉奇怪,明明两个活色生香的美女,甚么人啊鬼啊的﹖不知所谓﹗ 但有一点他已经清楚,眼前这两个女孩子,原本是同性恋情人,未尝过男人滋味,就沉缅于假凤虚凰,阿梅栘民之后,他才有机可乘,搞上了雯雯,也让这美钝钝,白雪雪,香喷喷的美女,真正成为女人﹗ 他想,如法炮製,只要让阿梅尝尝大红肠的滋味,开斋吃荤,她也能变成真正的女人,不会再满足于磨豆腐﹗ 想到这儿,他就跳上床去,跪在她俩跟前,指住自已胯下的累累之物,对阿梅道﹕ 「阿梅,你既然是雯雯的好姐妹,这条肉棒,理该分享的。你可别瞧它样子丑,尝到它的美味,你就不会再说它为丑八怪,而是好宝贝了呢!必定胜过雯雯下面这只小宝贝,因为阴户你也有,而阴茎,你没有的﹗」 「呸﹗谁希罕来着﹗」阿梅心如鹿撞,见那条丑八怪蠢蠢欲动,居然也有些心动,但仍嘴硬。 雯雯夹在一男一女两个情人之间,只想做和事佬,她伸手掏起大卫的阳具,握在掌中,捏捏捋捋,阴茎很快暴胀,龟头成了紫红色,头岳岳,似蛇想找洞钻。 「你瞧,阿梅﹗」雯雯来回抖着又粗又长的阴茎,说道﹕「大卫说得对,其实,这东西,乍看是丑丑的,看久一点,不但不觉得丑,还挺可爱呢,甚至忍不住想舔舔它,含含它。阿梅,你摸摸,很好玩的……」 「开玩笑﹗」阿梅『霍』地站起身,说道﹕ 「我不锺意,况且……我是鬼﹗」她摊开双手。 大卫见她赤裸裸站在床上,近在咫尺,美丽胴体,今他眼前一亮,鬼﹖开玩笑吧﹗ 原先捂住的乳峰,夹紧的桃源,这下子都露了出来。 一双椒乳,两粒红樱十分悦目,阴阜茸毛浓密,犹如瀑布垂挂﹗她要在柔软的床上站稳,两条玉腿少不免分开,跪在她跟前的大卫,正好瞄见神秘的溪谷,他见到两片肥厚的小阴唇,宛如撅起的嘴巴。 大卫不由分说,双手按住她的两只玉足,嘴巴向她的阴户贴过去,一下子就含住了那两片肥肥厚厚凸出在外边的小阴唇。 此举迅雷不及掩耳,阿梅压根儿没有防备,他的嘴巴已经含吮到她下面的肉唇,今她如遭电击,浑身剧烈地一震。 「喔﹗」她尖嚷一声,倏而散失。 「咦﹖人呢﹕」大卫嘴上含住的阴唇不见了,手上按住的一双纤足不见了,整个阿梅不儿了,「奇怪,躲到哪儿去啦﹖那么快﹖」 他一头雾水,傻住了。 「阿梅姐﹗阿梅姐﹗」雯雯向空中嚷。 没有回应,也不儿人影。 「都是你﹗那么猛浪!吓跑阿梅姐啦!」雯雯埋怨大卫。 「怎么可能……难道真是……」大卫的面色变了。 「骗你不成﹖阿梅过了身,她自己都告诉你,她是鬼嘛﹗」雯雯很生气地说﹕「将她吓跑了,你真该死﹗」 大卫儿雯雯毫无惧色,心想﹕ 对啦,只有鬼怕人的,这是阳间嘛!我何惧之有﹖真呵惜,我阅女无数,就是未与女鬼性交过…… 「对了,」他闪念,附在雯雯的身边道﹕「阿梅会出来的,我们开始做爱!逗她现身。」 雯雯黑宝石般的眸子滴溜溜的一转,抿口对他偷偷一笑,伸手作了个『OK』的姿势,表示会意。 她随即往床上一躺,翘起两条修长浑圆的美腿,搁在大卫肩膀上。 大卫大大地擘开她的双腿,胀卜卜的水蜜桃已流出一片莹白的蜜汁。 「哗﹗」他用手指一捞,指头上栽垂下丝丝粘液来﹗ 「我还没开始干,你巳经淫水汨汨﹖喔,想必是阿梅的缘故,不过,雯雯,我的大香肠塞进你的直嘴巴,你更会口水直流﹗」 他说着捉起那长矛,对准红艳艳的花芯,屁股往前一挺,长驱直入。 雯雯『唷﹗』叫嚷一声,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香肠不见了,给她整条吞下去了﹗ 倩魂阿梅也同时『唷﹗』地一声,很轻,想必是目睹肉棒插入桃源洞,爱液四溅,今她震撼,情不自禁地也叫出声来吧﹗这声音给雯雯与大卫捕捉到了,他俩会心地交流一下目光,俱十分得意。 既然知逍阿梅并末离开,大卫大发神威,霹雳啪啪,肉棒在肉洞十进地出出,时快时缓,时深时浅,雯雯依哦呻吟,甚至哇哇大叫,显然无比享受。 抽送了几百下,大卫突然将黑亮的大肉榨拔出来,拍拍雯雯的盛臀。 站在床边隐形观战的阿梅,正看得肉紧,自已也伸只手指进桃源洞内掏掏挖挖,却骤然见两条肉虫停下来,有些奇怪,心想﹕怎么完了﹖肉棒还硬如铁呢!, 这一闪念刚现,却眼瞧见雯雯翻转身去,四肢伏地,高高撅起个『八月十五』,粉臀下,玉腿间,凸出半个球来,那是肥嫩的肉唇,中间巳张开,露出红艳艳湿漉漉的一条幽溪。大卫的龟头在肉洞口撩撩磨磨,『滋』地猛插进人,不见了影儿。 雯雯『噢﹗』的一声欢嚷,粉臀乐得榣晃起来。 大卫又抽送起来。 这回,阿梅看得更消楚,大卫将又粗又长的肉棒抽出来的时候,似乎将雯主阴户裹红艳艳的嫩肉都翻带出来。 惭惭地,大卫快速抽插,一根亮晶晶的黑棒飞速进出着,如影随形,『滋滋』『啪啪』,汁水四溅,打得阿梅惊心动魄。 雯雯『噢噢﹗』,『舒服』,『啊啊』,『我死』『我死了﹗』大声叫床,嘴裹乱嚷,欲仙欲死。 终于叫着﹕「我来了……来……来了﹗啊……」 娇躯抽搐,俯扑在床上,眼珠反白,似死了一般。 但大卫胯卜依然雄纠纠,气昂昂。 「喂喂﹗雯雯,我……我还未洩呢,」他急着说。 「你……太利害了,太……」雯雯喘息着,说道﹕「太舒服了,我来了好多次高潮呢﹗唉,可惜我一个人,顶你不住了,我不行啦﹗,如果阿梅接棒就好了。可怜她,至死都末开斋,末尝过真正男人的大肉惕,我却吃得太饱……」 「不行,雯雯,我没没洩,硬翘翘的难受的,快给我继续。」大卫扑到她的肛门,说道﹕「否则进后门戳屁眼﹗」 「啊,别别﹗」雯雯花容失色,说道﹕「你那样大条,想抽爆我的屁股吗﹖」 「但……我不洩不行……﹗」大卫分开她的腿,似乎想霸王硬开弓。 『住手』蓦地一声娇叱,阿梅出现在他的身边…… 「阿梅姐﹗」雯雯翻过身来,喜出望外地抱住阿梅的大腿。 「你别欺侮她﹗」阿梅对大卫脱。 「阿梅姐,别误会﹗」不待大卫答腔,雯雯先开口﹕「不是欺侮,是性爱。只是,我已吃饱了,我满足不了他,不能怪他,男人总要洩了才舒服。」 「是的,是的!」大卫挺起小腹,「你瞧,硬翘翘,憋得好难受。」 「唉!」阿梅伸手过去握住大卫的阴茎,又硬又烫,还在掌中卜卜跳﹗ 「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﹖况且,我已入了地狱。大卫,我不想你用这家伙插伤雯雯的屁眼,我……我代她吧!」 雯雯乐了,「阿梅姐,多谢你伸出援手,嘻嘻,应该说伸援援『穴』才是!其实,你也会快乐的,你生前都末尝到这种快乐过,试试就知。」 「快乐你的死人头」阿梅瞪她一眼,说道「没想死了还要打烂斋钵,都是为了你这冤家﹗」 大卫趁热打铁,不待她们多言将阿梅放平在床上,劈开她的玉腿,已见阴户隆凸,小阴唇又肥又厚,似嘴撅起。他埋下脸去,口含住,竟闻到一股消幽幽的香味。 手口并用,阿梅花枝乱颤,桃源同样流出津津淫水。 大卫迫不及待,挽起她的大腿,龟头对准肉洞,猛一挺,一竿子插到底! 阿梅『喔﹗』地一声娇嚷,目闪艳光,紧紧搂住大卫……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 何为老狗﹖ 传说人类寿命仅二十年,二十年后人寿终而见阎君,愤而不满﹗ 阎君道﹕“加上马的二十年寿命。” 人仍不满。 阎君道﹕“再加上马的二十年寿命。” 人犹不满足。 阎君道﹕“也罢,再加上狗的二十年寿命吧﹗” 人心满意足,转身高高兴兴准备去还阳,阎君道﹕“且慢﹗还有话说。” 原来﹕ 出生至二十岁﹕乃人之黄金时代,未有负担,最是青春少年时﹗ 二十至四十岁﹕开始成家立室,虽要养妻活儿,然马壮人强,胜任愉快﹗ 四十至六十岁﹕虽走下坡,仍要身体力行,如牛步稳健﹗ 六十至八十岁﹕嘻嘻﹗还是乖乖的,摇头摆尾,等年轻的下一代豢养吧﹗ 凡夫这个故事或者有点太过份,但现实的确如此﹗ 有能力的阶段我愿做牛做马,即使我人老力竭,也懂在年青创作者的回应栏摇头摆尾,回应鼓励,博他们欢心…… 我,起码不会做到连狗也不如﹗ 各位﹕凡夫不敢责备日常工作繁忙、工余来此消遣的网友同好,并乐意为牛为马﹗ 我只针对那些既要来抄文,又还有时间顺便捣乱的歹狗﹗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风月大陆 第六章 破城激战